字号:A+A-

鉴真:东瀛传法志不移(图)

2012年08月21日 11:26  新浪佛学
鉴真大师法像鉴真大师法像

  鉴真(688~763)日文又称鉴真(がんじん),中国唐朝僧人,律宗南山宗传人,日本佛教律宗开山祖师,著名医学家。日本人民称鉴真为“天平之甍”,意为他的成就足以代表天平时代文化的屋脊(意为高峰)。

  唐玄宗天宝元年,初冬的扬州城照旧笙歌不断,大运河里照旧帆影连天,大明寺的钟声听起来更加浑厚而渺远了。

  这天,大明寺来了好几个风尘仆仆的日本僧人。原来,他们是日本遣唐使团的成员,专门到中国学习律学,这回由道航介绍来拜谒名重江淮的律学高僧鉴真。

  为首的两个日本僧人叫荣睿和普照,见过鉴真,便开门见山道:“佛法传入我们日本国也有一百八十多年了,如今更是如日中天,但是因为没有得过真传的传戒师,结果一直不能正规地授戒,僧众都担心自己的虔诚得不到认可,所以对传戒的大德望眼欲穿呐。我们到扬州来,就是请大和尚您推荐律师到我们国家弘扬佛法,整顿戒律。”

  鉴真一边听着荣睿和普照恳切的言辞,一边不住地点头。他想了一会,说:“我曾听人说,南朝的慧思禅师去世后,托生在日本做了王子,大兴佛法。又听说日本有位长屋王子,做过一千领袈裟送给中国的僧众,还在袈裟上绣了四句诗说,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由此看来,日本是个与佛法有缘之国。现在人家专程来请,你们有谁愿意去日本做传戒师?”

  鉴真拿眼看着他的弟子们,好一会都没有人吭声。

  “师父,我听说日本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国度,到那里要渡过汪洋大海,一百个人中也难得有一个能过得去的,常言道:“‘人身难得,中国难生',还是……”一个叫祥彦的弟子鼓起勇气道。

  鉴真又问了一遍谁人愿去,大家都赶紧低下头。庙堂里又是一阵沉默。

  鉴真站起来,神情很是严肃。他面向释迦牟尼金碧辉煌的坐像,缓缓地说:“传法事大,浩森沧海何足为惧。出家人应该早把性命置之度外。你们不去,那就让我去吧!”

  弟子们羞愧万分,最后纷纷表示愿意跟随鉴真一同赴日。

  荣睿、普照根本没想到鉴真会亲自带领弟子们去日本,兴奋得脑子一片空白,只是一个劲地向鉴真深深鞠躬。

  但是,东渡日本,并非十天半月之事,而且唐朝对渡海出国限制很严,这件事必须秘密进行。渡海既要储备大批粮食,又要打造船只。为了避人耳目,鉴真他们对外只说是给天台山国清寺送供奉,又通过关系,弄到宰相李林甫的哥哥李林宗的手书。扬州仓曹李凑是李林甫的侄子,他看了李林宗的手书,便同意他们打造船只。

  到了天宝二年春天,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了。只是开航的日期定不下来,因为东南沿海的海盗活动十分猖獗,无论公船私船,一律劫掠。

  这时却出现了一桩事情。

  与荣睿一块来到大明寺的僧人中,有一个叫如海的高丽(今朝鲜)和尚,他特别热心东渡日本,为的是跟着鉴真早早得个正果。而道航考虑到这次去日本,如果要完满地传授戒法,就需要学识精深的僧人和能工巧匠。他觉得如海除了坐着念经,别的一概不会,就实在没必要在船队里耗一个位置。如海渐渐觉得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对,从别人的谈话口气中,他觉察到自己被排除出渡日队伍了。

  “好哇,想当初我沿门托钵,为渡海事业四处募集钱粮,在佛前说了多少好话,许了多少宏愿,到头来落得这等结果,‘高鸟尽,良弓藏,'应在我身上了。你们既然不顾惜情面,不愿有福同享,有佛同做,索性大家都去不成!”

  如海越想越气,失落感积成一团恼火,便一溜烟去了官府,控告道航和日本僧人和海盗勾结,预备了船粮,还要引几百个海盗到城里来杀人放火。

  官府大吃一惊,即刻派出大批捕役把道航和荣睿一帮人抓起来审问。

  幸而鉴真东渡传法的真相没被泄露,所以道航矢口否认与海盗有任何勾结,船粮是准备去天台国清寺用的,而且有李林宗的手书作证。

  事情弄清楚了。如海因为诬告,被打了六十大板,勒令还俗,但船只和粮食都被没收了。辛苦了半年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荣睿和普照十分懊丧,总不能两手空空回到日本呀,只怕鉴真和尚经此挫折,已经打消了去日本的念头。当时有不少人灰心极了,陆陆续续离开了扬州,象道航那样积极的人也回了长安。

  但当他俩在大明寺见到鉴真的时候,这些顾虑就被一扫而空了。

  鉴真说:“不必发愁。我想总有机会让我们的传法宏愿得以实现。”

  这一回,鉴真东渡的规模更大了。他出巨资向岭南道采访使刘巨鳞买了一条军用船,还招募了八十五名巧匠,其中有画师、绣工、玉器匠、木匠,还有精通雕刻、镌碑的。已经年过半百的鉴真梦想着在海那边的日本建起无数庄严的寺院,把慈悲象种子一样播洒在异国的土地。他把要用的东西尽量带上了,除了大批食品外,还有漆盒子盘三十具,兼将画五顶像一铺,宝像一铺,金泥像一尊,六扇佛菩萨障子一具,金字《华严经》一部,金字《大品经》一部,金字《大集经》一部,金字《大涅槃经》一部 ,杂经论章疏一百部,月令障子一具,行天障子一具,道场幡一百二十面,珠嶓十四条,玉环手幡八面,螺钿经函五十个,铜瓶二十只,华毡二十四领,袈裟一千领,褊衫一千对,坐具一千床,大铜盖四口,竹叶盖四十口,大铜盘二十面,中铜盘二十面,小铜盘四十四面,一尺面铜叠二百面,白藤簟十六领,五色藤蕈六领,麝香二十剂,沉香、甲香、栈香、甘松香、龙脑香、胆唐香、安息香、零陵香、青木香、熏陆香共六百余斤,又有毕钵、诃梨勒、胡椒、阿魏、冰糖、蔗糖等五百余斤,蜂密十斛,甘蔗八十捆,青钱十千贯,正炉钱十千贯,紫边钱五千贯,罗襆头二千贯,麻靴三十量,僧帽三十顶。

  天宝二年十二月,他们悄悄地出发了。不想刚出长江口,便遇上飓风,滔天的巨浪把船打坏了。大家在江滩上,泡在齐腰深的潮水里,一夜下来,个个冻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等到第二天,风浪稍为平静些,船夫们赶紧把船修好,又继续开航。由于风向不定,他们只好走走停停。

  一个多月后,船在舟山海面触礁。鉴真他们死里逃生,去到一个荒岛上。船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让风浪卷走了。船上的经卷、佛像、佛具、香料、药品和大批粮食,全都被大海吞没了。心血又白费了,有些僧人忍不住放声大哭,鉴真便安慰说:“龙王贪欲太盛,他卷了咱们的经书去,就此弃恶从善亦未可知呢,或许下回就会给咱们方便了。”

  他们在荒岛上没吃没喝,过了三天三夜才被救起,被官府安置到明州(今浙江宁波)阿育王寺。

  鉴真住在阿育王寺,四处的僧众都慕名来请他去讲侓授戒。僧人们得知这般德高望重的大师父想去日本传法,都很舍不得,纷纷劝阻,说日本那种蛮荒之地,大师的妙法岂非对牛弹琴,而且一去就很难回来,中国僧人的福缘大受损失。然而鉴真不为所动,并非常耐心地向人们解释东渡传法的意义。

  眼看劝阻不住,当地的佛徒就向官府控告日本和尚荣睿诱骗鉴真偷渡日本。荣睿马上被抓起来,押送京师问罪。但他经过一番周折,又偷偷逃回阿育王寺。

  鉴真不禁感慨道:“牢狱之灾,风涛之险,颠沛流离之苦,也不能让荣睿、普照灰心。只为传法。便能如此坚忍,日本真是与佛有缘哪。这让老衲如何改弦更张呢?”

  因此没过多久他们又准备第四次下海东渡。鉴真先让法进带几个人去福州(今福建福州市)准备,自己带着三十多人假称向天台山国清寺供奉,从明州出发,准备到达天台后,再秘密到福州出海。一路上翻山越岭,因为赶路心切,竟也顾不得欣赏沿途旖旎的风景了,鉴真精神抖擞地走在前面,后生们更感到信心百倍。

  可是,当他们走到黄岩(今浙江黄岩市)的禅林寺,一群官差飞马追上来,把鉴真等人扣留起来。

  大家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官府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目的呢?当初出发时,明州太守还欢送他们,送了许多粮食呢。

  原来,这是由留在扬州的鉴真的高足灵祐惹起来的。他本本就不愿意让师父飘洋过海。如今眼看鉴真几次东渡都失败了,而且为这件几乎不可能成功的事业呕心沥血,身体一年差似一年。他不忍心师父把命搭在这种狂热的幻想上,便联合当地各个寺院的执事僧人向官府请愿,把鉴真追回来。

  再说鉴真一行人被严密看管着送回扬州,渡海队伍基本上被强行解散了。各州僧俗,听说鉴真回来,个个欢天喜地,每天来问候的,送供养的几乎把门槛都踏破了。但鉴真心里却郁闷到了极点,特别是对阻拦自己计划的灵祐,更加生气,根本不肯和他见面。灵祐为了取得师父的谅解,每天从月亮升起时,就站在鉴真门前请罪,一直站到月亮沉落,整整站了六十个夜晚,还没有让鉴真动心。

  这次东渡失败,受打击最大的除了鉴真,当然就是荣睿了。计划一再受挫,传法的前景更加渺茫。但他仍不肯死心,只要鉴真的决心没变,东渡还是有希望的。他们想方设法会见了鉴真,结果鉴真笑着说:“海水把我心里存的杂念都淘空了,除了东渡日本的决心!”

  荣睿和普照大喜。为了使官府对鉴真的监视松懈,他们怀着一种又惆怅又兴奋的心情,挥泪辞别了鉴真和祥彦、思托等人,在扬子江边的同安郡(今安徽安庆市)一下子就住了三年。

  天宝七年春天,他们又来到繁花似锦的扬州,和鉴真商量第五次东渡的大事。

  六月二十七日 ,东渡日本的队伍又出发了。

  由于逆风,船在海岸附近停留了近三个月,大家都急坏了,老天爷怎么对传法如此磨难!直到

  十月十六日 ,鉴真对大家说:“昨天夜里,我梦见三个官人模样打扮的人,一个穿红,两个穿绿,站在岸上向咱们作揖告别,这定是国神。想来这次渡海该成功啦!”

  过了一会,果然刮起了顺风。船上的中国僧众齐齐跪下来,面朝西方,泪水纵横,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故乡了。

  船离岸越来越远了。傍晚时分,突然刮起大风,大海顿时开了锅一般,白沫乱滚,风声夹着涛声,仿佛水底有千百个水怪在咆哮,海水黑得如同墨汁。船一会儿被抛上浪尖,一会儿被摔入浪谷。船上的人慌得昏头转向,僧人们断断续续念起《观音经》来。

  “船要沉啦,快把货物扔下海!”船夫忽然大声喊道。

  有些僧人不肯,死死抱紧箱笼,说:“这都是法器,比性命还重要呢!”

  “现在还有什么比命更紧要的!快扔!”船夫急了。几个水手抱起栈香笼就要往海里扔,正在这时,空中传来一个声音:“莫抛!莫抛!”这声音一时压过了风浪声。船夫吃了一惊,马上把栈香笼放下来。

  鉴真道:“大家不必惊慌,菩萨一定会帮助咱们渡过险境!”

  第二天,风浪平静了许多,船又继续航行。

  第三天,船飘到了蛇海。几尺长的海蛇,或青色,或红色,在船四周闪电般地游动,十分骇人。过了蛇海,又进了飞鱼海。成尺长的鱼时不时成群跃出海面,在天空中闪烁着银光,让僧人们眼花缭乱。不久又到了飞鸟海,一群群巨鸟在海面上飞翔,鸟群倒不怕人,时时落到船上歇脚,差点没把船压沉。

  隔了两天,风又大起来了。全船的僧人个个吐得翻江倒海,昏昏沉沉, 躺在舱板上。只有普照还能走动,每天给大家发些生米充饥。但船上的淡水早用光了,海水苦涩,根本不能下肚。

  大家嚼着生米,痛苦不堪,因为咽喉干涸,米既咽不下,也吐不出来。鉴真也躺在舱板上,鼓励道:“好事多磨,大家要坚持呐。”然后努力地咽着生米粒。

  这时候,海里不知哪里游来四条金灿灿的大鱼,围着船转圈。大家正在惊讶,风就停息了,天空显得格外明净,鱼也不见了。

  但大家还是渴,舌头干得就象可以剥下来的老树皮。荣睿已经发烧好几天了,这日他突然开口说话,满面喜悦。

  “我梦见有二个做官的请我给他们授戒。我说我快渴死了,想喝点水。那官人即刻就叫人取水给我,水色跟牛乳一般,喝了浑身清凉。我就说,我那船上还有三十多人许久没沾过水啦,施主及早拿些水来。那官人便吩咐了两个银发飘飘的老人送水过船来。大伙赶快准备接水吧。”

  荣睿指着西南方向,大声说:“瞧,那不是飞来一只白鹤,啊,是一片雨云哪,大家快接水啊!”

  可天空中一丝云彩都没有,大伙苦笑着,原来荣睿已经渴得出现了幻觉。

  还好,第二天,船靠上一个海岛,船上的人都拥到岛上找水,结果发现了一个水潭,众人敞开肚皮喝了个饱,又把所有能盛水的东西盛满水带回船上。

  这时,已经是冬天了,可这岛上却一片葱笼,满树花果,气候宛如夏天。原来,鉴真他们辛苦了半年,并未去到日本,而是飘到了海南岛,离日本更加遥远了。

  虽然当地的太守是个佛徒,极力挽留鉴真,但鉴真仍不放弃东渡的念头,太守只好派人护送他回大陆。

  天宝十年,经过长途跋涉,鉴真又回到了扬州。经过几番周折,又回到故地,鉴真不禁感慨万分,坚毅的日本僧人荣睿在路上病逝了。最钟爱的弟子祥彦同样没经得住长期的劳顿,也去世了。因为南方的暑热,自己的双目也失明了。可是,日本还是那么地遥远哪。

  鉴真在扬州,继续在各个寺院里讲律授戒,好象没有经过长期的流浪生活一样。

  在僧俗的欢呼声中,鉴真总是恍恍忽忽,要是在日本就好了,他仿佛漫步在一树树的樱花下,闻到那清新的香气,荣睿跟他介绍过的。那样明亮的世界,用眼睛倒未必看得见啊。

  天宝十三年,六十六岁的鉴真搭乘日本遣唐使团的船,终于踏上了他萦绕于怀的土地。受到日本朝野的盛大欢迎。他被圣武天皇委任为大僧纲,掌握传律的大权,成为日本律宗的开山祖师。

标签: 鉴真 日本 东度
分享到:

佛教万年历

17

重庆时时彩杀号是什么 2012重庆时时彩开市 天津时时彩五星综合 重庆时时彩官网地址 新疆时时彩现场直播 天津时时彩历史号码
新疆时时彩开张信息 新疆时时彩开奖现场 天津时时彩几分开奖 新疆时时彩走势删除 新疆时时彩开张号码 新疆时时彩遗漏图
天津时时彩交流群 天津时时彩杀号 新疆时时彩的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彩 天津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彩视频直播
天津时时彩怎么玩法 重庆时时彩高手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专家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统计冷热查询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电话
早点小吃店加盟 春光早点加盟 陕西早点加盟 天津早点加盟车 湖南特色早点加盟
河北早餐加盟 早点加盟哪家好 早点餐饮加盟 酒店加盟 新尚早餐加盟
美味早点加盟 早点来加盟 中式早点快餐加盟 清美早餐加盟 上海早点
绿色早餐加盟 北京早点小吃培训加盟 品牌早餐加盟 早点餐饮加盟 湖北早点加盟
陕西11选5技巧稳赚 排列五500期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河北快3 火箭娱乐城 腾讯分分彩是合法
贵州快3开奖号码走势 养殖业什么最赚钱 广东11选5彩票 五百万彩票网 广东11选5官网
辽宁快乐12奖金 上海11选5走势图360 双色球中奖规则 北京pk10赛车现场开奖 飞鱼科技
快乐12开奖直播 排三走势图 陕西11选5任选走势图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华人彩票